折叠屏手机话题热度不减。在大多数消费者被炫酷的柔性屏黑科技“晃瞎眼”的同时,众多没有正式发布折叠屏产品的手机厂商毫不留情地泼来了冷水。他们是“酸葡萄”心理,还是客观评价?

李真铭记得,父亲去世前,将一家人叫到床前。此时,李高山已经无法出声,但是“眼泪止不住地流”。李真铭觉得,父亲一定想起了那些死在南京城内的同乡、战友,“他的身上,背负了太多东西。”